驳论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的问题_专业的新闻发稿公司
新闻发稿 登录  软文发稿  免费注册
  1. 资讯中心
  2. 文章正文
驳论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的问题
2021-08-11 09:55:07


一是要注意对象,掌握政策界限。

驳论文面对的对象不同,论辩的口气、所选择的词汇就要有所区别。对于敌

人,必须针锋相对,不留情面;而对于朋友,则要采取友善的态度,选择宜于接受

的评论方式。新闻评论毕竟不是纯学理式探讨,而是带有一定的感情色彩的

评论。

驳论还要掌握政策界限,说话要讲究分寸,讲究火候,即使对于敌人,评论也

要做到有理、有利、有节。

二是要以理服人,忌强词夺理,偏激武断。

新闻评论不是骂街,不能意气用事,只能用道理去说服别人,用严密的论辩

逻辑去影响别人。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。

“文革”中的革命大批判文章处处不留情面、强词夺理、偏激武断,充满诸如

“打翻在地,再踏上一只脚,让他永世不得翻身”的人身攻击,这样的文风被人称

如2008年4月11日《北京晚报》署名文峰的一篇评论《造谣自由的南都长

平》就带有强烈的“文革”遗风:

近日遭到网友们群起批判喊打的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,可能又要为自己的

言论自由辩护了,认为网民们要剥夺他说话的权利。本人对网上的论坛一般不

够关注,但这次由于网民们炮火猛烈,对所谓南都长平的言论作了一下了解。一

看才知,此人的“言论自由”恐怕不只是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,而且是到了“恐

怖”的程度。此人遭到批判的言论核心是说:“言论自由天然包括说错话的自

由,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,比谣言更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。”而且还公

然标榜这是普世价值。按照这个逻辑:“言论自由”就可以颠倒黑白、捏造事实,

就可以肆意歪曲历史,可以信口雌黄,可以“自由”地造谣、“自由”地抹黑、“自

由”地扣帽子。就如同最近西方媒体在中国西藏问题上歇斯底里的表现一样,

这难道就是言论自由吗?这是言论暴力。我从未看到任何一个西方媒体在它的

国家里享有这种自由,因为这种自由侵犯了他人的权力,践踏了社会公义,丧失

了起码的道德,如果这就是南都长平要维护的“普世价值”,那只能是失去廉耻

的价值。

原来并不知道南都长平是何许人,稍做调查,原来此人是南方报系的“当红

炸子鸡”。这就不足为奇了,南方报系中以《xx周末》为代表的报纸,一直以来

标榜自己是中国最“西化”的报纸,最“大胆”、最有“见地”、最“深刻”,而且对推

销西式“普世价值”“新闻自由”不遗余力。南都长平的这种言论自然毫不奇怪。

而这次之所以引起如此轩然大波,是由于当下正是西方媒体公然造谣、公然抹

黑、公然歪曲西藏事件的时候,这令人不能仅认为他或他们只是想要求“言论自

由”,恐怕连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扯下来了

在一些所谓要求普世价值的南都长平们看来,只要是西方的东西,就是普世


的,就是要坚持的,包括造谣的权利,也是需要维护的。这就不禁使人要问,从近

代以来,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殖民和战争都是西方挑起的,这里有什么“普世价

值”吗?南都长平这种人和这种言论的存在,只能说明一个事实,就是日下高喊

和标榜“普世价值”和“自由”的人,不过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阴暗目的,给自

已找一些堂而皇之的借口而已。但谎言终归是谎言,在事实和真相面前,谎言的

作用就是使人们对虚伪看得更清楚,使南都长平们宣扬的“普世价值”遭到人们

的唾弃。

黎明发表于凯迪论坛的驳论《面对“文革式批斗”不能沉默》一文就指出了

这篇文章的“文革”文风。

面对文峰的恶意攻击,长平第二天在自己的博客中的回应《我不是你们的

敌人》则谨守理性的原则:

4月11日的《北京晚报》刊发了一篇奇文《造谣自由的南都长平》,此文主题

是反对造谣,文中居然处处造谣中伤,简直是史上最强幽默,让人怀疑作者错把

日子看成4月1日了。

当然很多朋友不这样看,他们看到了一种久违的文风,为此感到紧张、恐惧

和愤怒。这种文风也让我万分错愕,但是我更愿意就文中的事实和道理作一些

这篇文章一开始就说:“近日遭到网友们群起批判喊打的一位叫南都长平

的人,可能又要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辩护了,认为网民们要剥夺他说话的权利。”

本来猜测一下也无妨,但作者文峰先生自称对我作过一点了解和调查,请问我什

么时候表达过这种“可能”?事实是:我在4月9日的博客中说:“感谢所有支

持的朋友,也感谢所有反对的朋友。祝福每一个人,赞扬我的人,以及辱骂我

的人。”

我从来都认为有争议是好事,但是近日来网络上有人对我造谣中伤、肆意辱

骂,超出争议范畴,的确让人震惊,不知今日何日,难道国家不是正在“迎奥运,

讲文明,树新风”吗?有很多为我辩解的朋友称他们是“猪”“脑残的人”,我并不

赞同。我理解这些朋友,他们希望这样能够减轻对我的伤害。通过还击来防卫

是人的一种本能,但是作为一个思考者,我觉得这是一种偷懒的办法。这几天我

花了一些时间去阅读那些骂我的帖子,希望透过污言秽语去了解其作者,这是我

要感谢的原因;我相信说脏话首先脏的是自己,伤的是自己,这是我要祝福的

原因。

我认为,那么多网民骂我,是因为一些人的造谣和煽动,比如这位文峰先生

对我的言论自由主张的歪曲。他引用我的一段文字来总结我的“言论核心”:

“言论自由天然包括说错话的自由,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,比谣言更可怕的是

对言论自由的剥夺。”这三个判断中,前面两个我想小孩子都能够理解,也都在

践行。容易误解的是后面一个判断,为什么说对言论自由的剥夺比造谣更可怕

呢?其实道理很简单,因为没有言论自由,谣言就不容易被揭穿。比如这次西藏

事件,如果不让网民说话,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吗?这么简单的道

理,文峰先生不懂或装不懂,作了这样的理解:“按照这个逻辑:“言论自由'就

可以颠倒黑白、捏造事实,就可以肆意歪曲历史,可以信口雌黄,可以“自由'地

造谣、“自由”地抹黑、“自由'地扣帽子。”文峰先生,这不是我的逻辑,这是你自

己的逻辑。你把我的话自个儿推论了一番,然后把你的这个推论当作我的结论

来反驳,世界上哪有这样讲道理的人?

遗憾的是,文峰先生的文章通篇都是这样“讲道理”的。比如他说:“在一些

所谓要求普世价值的南都长平们看来,只要是西方的东西,就是普世的,就是要

坚持的。”然后对此进行批驳。请问我什么时候说过如此愚蠢的“凡是”论?事

实是:我无数次在文章中指出西方的问题,谈到一些西方人对中国的偏见,也多

次对激烈批判西方偏见的乔姆斯基、萨义德等学者表示赞赏。又比如,文峰先生

说,“南方报系中以《xx周末》为代表的报纸,一直以来标榜自己是中国最“西

化'的报纸”。我还真是没听说过这家周报这样标榜自己,文峰先生能否拿出证

据来?当然,要原始的而不是经你加工过的证据。

我从来没有说过言论自由是造谣、抹黑和扣帽子的自由,也不是侮辱诽谤别

人的自由。这样说而且这样做的人,恰恰是文峰先生和部分网民。比如有网民

说,你不是主张言论自由吗,我也来给你自由一下,然后就破口大骂。我只能说,

这不是我曾主张而是你正实践的言论自由,别把“功劳”归我。请就我的文章原

文原意进行讨论,而不要像文峰先生这样,制造出一个假想的敌人,然后自己跟

自己的想象打架。就大多数网民来说,我不是你们的敌人。我也爱这个国家,爱

包括你们在内的人民。我们之间的分歧,一部分是被人歪曲导致的误解,一部分

是真实的,那就是怎样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意见分歧。你们可以反驳我,说服

我,但是要讲道理,不要企图通过谩骂和打击来让对方顺从。

至于文峰先生说的什么“恐怕连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扯下来了”“不过

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阴暗目的”,我的看法是,这样说话本身就让人害羞,本

身就比较阴暗。我也只好如是解释在你做过了解和调查的功课之后,为什么从

标题到内容都弄错我的名字,称我为“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”,“是南方报系的

“当红炸子鸡'”。如果我称文峰先生为“一位叫北晚文峰的人”,“是京报集团的

“冰糖葫芦'”,恐怕也不大好吧?我也不会说京报集团出了文峰先生这样的言

论“自然毫不奇怪”,我反倒要提醒自己贵集团的《北京日报》也刊发过俞可平先

生的《民主是个好东西》这样的好文章。

我解释了半天,可能仍然会有网民认为我回避问题,要求就藏独问题表态。

我的回答是:第一,我反对强制表态;第二,我自愿表态如下:单就统独而言,我

也赞同统一;就暴力恐怖活动而言,我更是坚决反对,无论任何理由、任何时间及

任何形式。但是就新闻报道怎样做得更好、各民族如何相处得更好等问题,我希

望能够有自己的独立思考,如此而已。

二、反驳的方法

我们知道,立论文包括论点、论据和论证过程,反驳也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入

手,即反驳论点、反驳论据和反驳论证的逻辑过程。只要有一个方面被证明是错

误的,对方的观点就无法立足。

(一)驳对方论点

批驳对方论点的错误,可以运用有力的论据来证明对方论点的错误,也可以

采取事理推演的方式来辨明是非。实际上,评论中一般是两者兼用的。以人民

网2006年2月16日廖保平的评论《“不怕领导贪污,就怕领导失误”?》为例:

在一次会上,笔者听到一种说法:“不怕领导贪污,就怕领导失误,国家这么

大,他能贪多少呢,但是如果领导决策失误,就会给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损

失。”这或许是一时的气话,但多少反映了当前人们对贪污与失误的某种看法,

我们有必要对此来一点辨析。

领导决策是否正确、决策水平高低,关系一方政治、经济和社会发展,关系人

民群众的切身利益。决策失误,轻则误人误事,重则祸国殃民。更为可怕的是,

在责任追究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,决策失误造成的严重后果往往被轻描淡写,并

形成连锁反应,皆以“交学费”为托辞,置国家重大损失于不顾。对此我们当然

不可掉以轻心。

然而,高度重视决策失误问题,不意味着可以忽视贪污。论造成的损失,贪

污未必比决策失误小。贪污有小贪、大贪之分,有个别的贪、整体的贪之别。

“鼹鼠饮河,不过满腹”式的小贪、个别的贪或许不会造成很大损失,但是“和珅

跌倒,嘉庆吃饱”式的大贪、一个地方权力人物普遍的贪可能造成的后果就极为

严重。更为重要的是,贪污会像白蚁一样蚕食党和政府的威信,破坏党和人民群

众的联系,腐蚀着干部队伍,败坏着社会风气,反腐事关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绝

非虚言。

有时,贪污与决策失误往往是一对“双胞胎”。有些所谓的“决策失误”,祸

根就是贪污腐败。民主决策,依法办事,合乎程序,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领导决

策失误。而权力一旦染上贪污腐败的病症,往往就会权钱交易、暗箱操作,置正

当决策程序于不顾,一旦造成重大损失,又会以“决策失误”来掩人耳目。一个

人再高明,也难免百密一疏,做出不那么正确、不那么成功的决策,但一个人完全

可以做到不贪污。真正的决策失误,哪怕与贪污一样造成损失,也只是客观上造

成了后果,而不具有主观上的故意,但贪污则是既有主观故意又有客观后果的违

法犯罪行为。减少决策失误,主要依靠选贤任能和健全决策机制;防止贪污主要

靠加强教育与法治,完善监督机制。

“不怕领导贪污,就怕领导失误”,是一种十分糊涂的认识。它误认为失误

是比贪污更加严重、更加不可宽容的行为,在实践中容易导致对“小贪小占”的

容忍和对决策失误过于严苛的对待。事实上,我们既要追究一般性决策失误,更

要严肃惩治贪污;既要尽量减少决策失误,更要坚决铲除腐败。在发展探索的过

程中,我们甚至要有“允许失误”的宽容精神,但绝不能轻纵任何贪污行为。



加入 专业的新闻发稿公司 立刻使用新闻稿发布平台! 注册账号
此操作需要登录,请先登录~
免费注册会员,尽享国内领先平台!
×

亲爱的专业的新闻发稿公司会员 ,您好!


       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与支持,特邀您参加限时特惠活动。


发送“优惠券”给您的 媒体顾问 进行洽淡,期待您的参与!


祝您工作愉快,顺祝商祺 :)


发稿咨询合作咨询危机公关投诉反馈客服QQ
  • 商务合作
  • 发稿咨询 QQ:97081959
  • 合作咨询 QQ:965437
  • 企业发稿 电话/微信:18931001120
  • 媒介合作 电话/微信:18931001120
  • 专业的新闻发稿公司业务
  • 软文发稿 活动策划
  • 舆情监控 品牌传播
  • 网络公关
  • 危机公关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邮箱:965437@qq.com
  • 公司地址:河北省邯郸市德源大厦
  • 联系电话:18931001120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 9:00~18:00 (节假日除外)
  • 扫一扫,微信客服

站内链接: 新闻发稿 | 人民网发稿 | 光明网发稿 | 新浪发稿 | 网易发稿 | 搜狐发稿 | 腾讯发稿 | 中国网发稿 | 央视发稿 |